去年11月,在著名的日内瓦钟表大奖赛(Grand Prix d’horologerie de Geneva)上,当Rexhep Rexhepi走上台,接受男子手表组冠军的荣誉时,他就知道,过去7年里自己做出的所有牺牲,都没有白费。

Rexhep Rexhepi制作的 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腕表。 (图: Rexhep Rexhepi)

 

他凭着自己制作的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腕表,击败了包括MB&F和江诗丹顿(Vacheron Constantin)在内众多家喻户晓的名表品牌,这也证明了,在一个以资历为主导的行业里,年轻的头脑同样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但他在走向钟表冠军的道路,并不轻松。1987年,Rexhepi出生在饱受战争蹂躏的科索沃的哲格村。12岁时,他逃到了瑞士,对手表的热情与日俱增。如今刚踏入30岁分水岭的他,已经有18年的制表经验。不过,他谦虚地将自己的经历归功于为百达翡丽(Patek Philippe)以及著名手表制造商弗朗索瓦-保罗•乔恩(Francois-Paul Journe)工作时的经历。

在他25岁生日那天,Rexhepi带着100,00瑞士法郎的储蓄,离开了生活安逸的老牌公司,在日内瓦老城区开了自己的工作室。三年后的2015年,他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的品牌AkriviA,品牌以希腊文的“精密”命名,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开始。

如今,Rexhepi领导着一个小型的钟表制作团队,每年总共生产约30只的腕表。他并不想成为这个行业的大佬,而且从来都不是。他避开了更高效生产的想法,转而采用一种非常传统的方式,让同一名制表师从头到尾只需负责制作一只腕表。

 

每一只腕表都是限量的,每一个Rexhepi的产品从头到尾只以手工制作。(图:Rexhep Rexhepi)

 

无需承受来自上头的压力,Rexhepi更能尽情享受身为一名制表师的终极自由;他的成品正正符合了自己的预想。唯一的缺点?他对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负有经济责任。

“你需注意走的每一步,得有一个清晰的目标。你没有太多犯错的机会,”他说。

他的身份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保存被遗忘的,曾被用来定义钟表学的工艺和古典主义艺术。在这个现代工程和机械化的时代,他的作风简直是凤毛麟角。

 

“尊重制表业的传统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就是这样开始我的职业生涯,我希望我的事业能继续维持这种心态和传统。”
Rexhep Rexhepi

 

这样的做法也引发了蝴蝶效应,最终剥夺了他理应得到的天文数字般的利润,但只要留在这个行业的一天,他都只想坚持自己的原则。

我们尽了最大的能力,让同一位钟表匠从头到尾负责同一只腕表。我依旧采用传统的装饰风格,比如:扭索纹、倒角和日内瓦波纹等等,这些都是可追溯到200年前的制表方式。”

 

The AkriviA AK06腕表。 (图: Rexhep Rexhepi)

 

就因着身上这一份固执,让他走到了今天的位置,站在世界最负盛名的钟表比赛和国际零售商的领奖台上。在新加坡,他的手表可以在Hour Glass钟表店里找到。

Rexhep可能还年轻,但他对AkriviA和他的同名产品Rexhep Rexhepi有着清晰的愿景。前者展示了更现代的一面,一种强烈的、更容易辨认的审美。后者有着更经典的影响,对他来说,几乎是最能代表自己的作品了。显然,他有制表的诀窍,但对这位年轻的企业家来说,这绝非易事。

“说实话,我不太去顾虑自己的年龄,因为如果你一开始就拿它来比较,可能会令人非常沮丧。我只是想自私一点,做有着自己风格的手表。这就是我创业的原因,”他若有所思地说。“现在我做到了,但我可以坦率地告诉你,当时的我很是天真。”

 

“我没有意识到这有多困难,这不仅仅是制作一只手表的问题,你还必须思考要如何把它销售出去”。 “对我来说,这是一条非常陡峭而漫长的学习路。”
Rexhep Rexhepi

 

“我不后悔做过的任何一件事,但如果当初我有自知之明,我就不会再犯了,”他笑着说。

如果以 Chronomètre Contemporain腕表为数据,那么到目前为止,Rexhepi做得相当不错。这款手表低调而精致,其内部的古典作风结合了当代的大明火工珐琅元素这款手表长达100小时的续航能力也令人印象深刻,而且配备了一些卓越的技术,比如当表冠被拔出时,可以将零点重置为12点。正如Rexhepi承诺的那样,这款表完全是手工制的。

与大多数独立制表师一样,AkriviA和他的同名品牌在很大程度上吸引了少数对传统制表工艺还有着深度欣赏的人。他指出:“他们了解手表背后需要付出多少心思和努力。”

 

从表背可看到Chronomètre-Contemporain的完美对称。(图:Rexhep Rexhepi)

 

对称的概念对Rexhepi 来说是非常重要,这也显出他对精确和完美的痴迷。在腕表的内部,他的RR01手动上链机芯有着一个罕见的对称设计,这可说是一个很耗时的 “壮举”,只有少数人愿意费心尝试。视觉上的平衡被延续到腕表的立面上,以艺术风的线条将罗马数字做出节奏区分。

对于这位日内瓦的匠人来说,他们已有了宏伟的计划,但也要按照他自己设下的条款来做事。手表的生产数量被严格控制,从零到成品都严守着手工制作的做法。他打算开发计时仪和万年历,但只有在确定了万年历的性能后才会推出。

 

Rexhep Rexhepi. (图: Rexhep Rexhepi)

 

他的制表方法有很多值得钦佩之处。对质量的要求也远远超过了对数量的追求,这让他更像是一位艺术家而非商人,但这也意味着尽管现在的销量会逐渐减少,但他的作品将经得住时间的考验,代代相传。

Rexhep Rexhepi 或许就像一名刚刚入职的新人,但在他稚气笑容的背后,肯定有着更多的实力。

www.akrivia.com

 

作者:SHATRICIA NAIR

译写:杨嘉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