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在9月23日揭幕的巴黎时装周,迎接了两大挑战:气候变化和动物权利抗议活动;然而更甚的是,连最最大牌的设计师之一Virgil Abloh也缺席这次的时装周。

以“反抗灭绝”(Extinction Rebellion)为口号的环保者,曾在9月中的伦敦时装周上涌上街头抗议,以气候危机为由,呼吁伦敦时装周该完全取消。他们甚至铺上了沾有血迹的红地毯,以突显时尚行业对于环境所造成的破坏。

动物权利组织PETA也走上了伦敦街头,谴责时尚界热爱使用皮革,而制革厂是世上造成污染问题最严重的企业之一。抗议者将身体涂满了黑色黏液,隐喻“皮革工业产生的危险废料”。看来这一次的巴黎,也会面临类似的活动,抗议为期9天的巴黎春夏时装秀。

巴黎时装周是迄今为止世上规模最大、也是最举足轻重的时装周。但如今的法国首都,却没能迎来Abloh,这位美国街头服饰Off-White背后的设计大师。要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他可是成功霸屏了男、女时装T台。这位38岁的设计师除了与耐克(Nike)和宜家(Ikea)合作之外,还设计了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的男装系列。由于“健康方面的考量”,他不得不限制了自己疯狂的环球旅行计划。

名模Gigi Hadid和著名设计师Virgil Abloh。

他被迫放慢脚步

在医生建议他不要再到处趴趴走后,Abloh只好乖乖呆在芝加哥家中。但值得开心的是,他在芝加哥当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办的回顾展已把展期延长。

“我只不过是累了,所以去看了医生,”这位从建筑师转型的设计师如是对《Vogue》说道。

“一切都很好,但医生告诉我:你把身体耗费到极致,对你的健康没有好处。”

在这个把创意灵感枯萎视为禁忌的行业里,“让自己一直处于忙碌当中,其实是挺无用的”,Abloh非常坦率地承认,他的Off-White巴黎时装秀将在自己的缺席下进行。“我在设计时,就把这个看似障碍的东西考虑进去了,到时自有其它元素来代替我的缺席,和大家参与其盛。”他补充说。上周,巴黎的另一位设计新星Demna Gvasalia也离开了Vetements。Vetements是一个叛逆的时尚品牌,而他则被誉为时尚界的坏男孩。“创办Vetements的目的,是因为我厌倦了时尚”,他说,他觉得自己已完成了撼动行业的“使命”。但Gvasalia依然会留在巴黎世家(Balenciaga),该品牌对法新社表示,他也对品牌进行了重组。

韩国设计师Kiminte Kimhekim。

韩国品牌也杀到!

在巴黎世家初试身手的Kiminte Kimhekim,将以同名品牌首次亮相巴黎。几小时后,另一位韩国新人Rokh也将展出其第二系列。Kimhekim是一个以巨型蝴蝶结而闻名的品牌,并早已引起好莱坞明星兼时尚偶像Elle Fanning的注意。上个月,她在新片“Maleficent: Mistress of Evil”的首映礼上,就穿了一件系着巨型蝴蝶结的粉色透明连衣裙。Kimhekim 告诉法新社,他厚颜无耻地称自己的时装秀为 “如果可以你就买下它”。他将韩国传统长裙和韩国高中生校服结合,设计中外加“挑衅”意味,他的新系列还包括一条比普通裤子长两倍的裤子。“有些人可能认为它们并不好穿,但我一点都不在乎。如果可以的话,请你买下来!”他开玩笑地说,突破界限和实验很重要。

同为韩国人的Rok Hwang,不仅是Celine前设计师Phoebe Philo的门生,其充满现代感的低调风格也和Phoebe相似。他在Rokh的首场秀场上,展示了经她解构过的风衣和西服,这次,他将在户外举办一场名为“实地考察”(Field Trip)的时装秀。巴黎的另一位新秀是日本设计师黑河内真衣子(Maiko Kurogouchi),她在离开“百褶裙之王” 三宅一生(Issey Miyake) 8年后,将自己的Mame品牌带到了巴黎。和三宅一生一样,她的服装也是超现代并融入了日本的工艺传统。她说:“设计师可以利用古老的技术创造出新的东西,并将其传递给下一代。”

 

 

照片全取自AFP

 

原文出自:Paris fashion week braces for climate change and animals rights prote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