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斯莱斯位于英格兰古德伍德的劳斯莱斯总部(Goodwood headquarters),内存着成千上万台,价值数百万元以上、以个性化著称的顶级豪华轿车。若有朝一日你,被指派到担起这里的汽车设计任务,可想而知的是,要成为这么一个豪车大牌的创意掌舵人,是需要极大的勇气的。

幸运的是,品牌迎来了亚历克斯. 尼斯(Alex Innes),一位比你想象中要年轻得多的汽车设计总监,尤其是在一个数十年以来一直迎合着成熟人士,无论是在奢华大气还是汽车性能方面,地位皆超然的豪车品牌。

亚历克斯. 尼斯 Alex Innes。(图: Jake Curtis)

 

然而,正是因为他的沉着和对手艺的投入,让我们确信他是这个位置的最佳人选。尼斯精通工业和汽车设计,大学毕业后就直接来到劳斯莱斯上班。经过多年的努力,他成功进入劳斯莱斯最具价值、最具传奇色彩的部门——汽车定制部。

劳斯莱斯能打造出全球最大的汽车,也把最细小的细节考虑进去。尼斯在加入了这个由设计师、工程师和工匠组成的团队后,和这些杰出的匠人们共同把雄心勃勃的个人愿望变为现实。这些定制的杰作从未让人停止过赞叹,尤其是由尼斯负责开发,最新同时也是身价最高的杰作-Sweptail车款面世。这款车是受到30年代的劳斯莱斯车型设计所启发。

需同时兼顾公司的声誉以及客户的满意度,无疑是一项巨大的责任,但是尼斯显然很喜欢他的工作。 尽管这种创造力会带来职业危害,因他无法决定自己的车该漆上什么颜色。

我们和尼斯一起深入探讨劳斯莱斯汽车定制部门的世界,聊一聊这门设计艺术、Sweptail车款的制作过程,以及公司的未来方向。

劳斯莱斯的汽车定制部门到底有多重要?

坦白讲,我觉得这是劳斯莱斯最重要、最具决定性的元素。首先你必须明白,这是一个具有高度情感主张的品牌,而汽车定制所做的是,它改变了人们对这个品牌的看法,不仅是满足客户的个人品味,还提供人们对劳斯莱斯更广泛的认知。这一点非常的重要,就如我们常说的标语:“劳斯莱斯的精髓-定制”。

那么,你认为劳斯莱斯的定制服务,是如何从其他个性化服务中脱颖而出呢?

劳斯莱斯Maharaja Peacock车款的定制草图。

 

我可以很自豪地说,我们在业界可是遥遥领先。但更重要的是,要理解汽车定制的方法论。这个词在现代已经被过度使用了,在一般的情况下,去其糟粕后,能留下来的才是精华。

在劳斯莱斯,我们不是待客户坐下来后,就说:“顺便提一下,这是你的选项列表”,我们会把他们带到设计团队面前,单是这一点,就已经很不常见。客户不会只想要和销售人员谈论如何定制他们梦想中的汽车,而是希望和设计师甚至是每一位参与其中的人士,一起定义出他们心中所想。有趣的是,它让我们更加满足到奢侈品行业的需求,就像你在建造房子或试驾游艇时所期望的那样。我们的定制服务,是从一张白纸和对话开始的。

如果有人向你提出定制汽车的要求,那设计过程会是怎样的呢?

其实我说不出一个标准流程,因为这完全取决于客户想要什么。这么多年以来,我参与过很多项目,有些只需趁喝咖啡的时间就能解决了。

客户们会特地飞到总部跟你和团队会谈吗?

是的,很大一部分人会这么做。在我看来,古德伍德总部是最能代表品牌的地方。在这里,不仅集合了最多的车身款式,你所看到的这些汽车,最终都会从这里销售到世界各地,这使总部变得如此独特。而这里的橱窗,我认为它为品牌提供了最完美的背景。

话虽如此,我们的客户都是大忙人,所以我们尽可能让讨论的过程变得少负担一些;有时我们还得跟着他们一同出差、到他们的私人住宅,甚至上到游艇和飞机上跟客户开会讨论。你真的得把自己完全融入到他们的生活,最重要是让客户感到放松,这样才能跟他们进行创造性的对话。我发现,这么做在度假时最有效,在讨论起设计时,他们会更放得开。

在设计定制汽车时,你始终牢记的事是什么?

一位工匠在劳斯莱斯Serenity Phantom车款上绘制花卉。 (图:James Lipman)

 

聆听。我认为真正理解客户的需求,并不一定要通过对话。而是抓住所有细节,所有他们提过的小事,了解他们所生活的世界、他们的品味,以及他们的兴趣所在。 

我们曾经遇过这样一个案例,我们所提出的策划跟客户想要的略有不同,但他们仍然被我们对他们的细微了解而感到震惊。

 那么,你如何在客户的要求和汽车的安全之间划清界线呢? 

有的人认为,我们的客户是那种抱着天马行空的想法之人,然而在现实中却有所不同。他们之所以来光顾我们,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这个品牌的铁杆粉丝。他们喜欢品牌的一切,而他们想要的,就只是用劳斯莱斯来替他们包装出一些个人风格,比如车身颜色或是一些小细节。他们并不打算改变任何一个能识别出品牌的配件。

在安全问题上,我们是绝对不会妥协的。我们不遗余力地研究汽车的复杂性,因为我们知道它们最终会变成一门艺术。归根结底,这些小细节成就了一辆复杂而非凡的汽车。

 

有着300年历史的宁芬堡皇家瓷器工坊的工匠,为Phantom Gallery手工制作独一无二的瓷器玫瑰。

 

以去年配合 Phantom VIII车款而推出的Phantom Gallery轿车为例,我们尝试了以前从未在汽车上出现过的材料,比如瓷器、不锈钢和非常奇特的羽毛。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作法,确保了所有东西都适合用在汽车上,而且从来没有人对瓷器进行为期三周的振动筛和循环温度测试。

众所周知,劳斯莱斯只采用养在牧场上的公牛的皮革,因这些公牛才不会有机会被铁丝刮伤,在皮上留下疤痕。我们想让大家知道的是,品牌一直致力于提供最好的给客户们。

我们有专门用来储存木材的保湿剂,还有用松鼠毛刷手工制作的车线,还有刚才所提到的皮革。全心全意地在材料上注入巨大的努力,总是让我感到欣慰。

从表面上看,我们的车型很漂亮,配置也很精美,但当你真正了解到为了实现这一切,我们所付出的准备时间有多么漫长的时候,你会感到非常惊讶。工匠们有时会给我讲故事,比如,他们如何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来准备一根木头,最后才把它装进车里。我在这家公司工作了10年,但这种专业水平仍让我大吃一惊。

你工作中最具挑战性的部分是什么? 

是品牌的进步。我们的责任是确保品牌始终保持着稳定的上升度。这个品牌很值得受到尊敬,需要被谨慎对待,走向未来。幸运的是,我能和公司里许多有才华的同事一起分担这个重任(笑)。

你负责 Sweptail的汽车设计,感觉如何?

Rolls-Royce Sweptail车款。

 

这是一个非常值得参与的非凡项目,因为这是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一连串不同寻常的情况,成就了这辆轿车,也见证我们和有着非常牢固关系的客户之间的信任和承诺。

 这辆车花了四年时间才成功造出,幸亏客户非常有耐心。作为一名汽车设计师,能获得如此多的信任来替客户创造出梦想的汽车,这真的很了不起。

那么,你最喜欢的Sweptail的哪一点?

就是它是真的存在!汽车从根本上来说只是一种交通工具,但客户对汽车有着强烈的感情,以至于他真的很想创造出一种体现这一点的东西。我们成功地超越了它最初做为一辆汽车的目的,更把它尊崇为一件艺术品,反映出客人的品味。

我们花了九个月的时间,来制作出让我们满意的标准尺寸的汽车黏土模型。当你回想起为了这辆车所付出的努力,你才会意识到它的存在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当然,它一上市就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而且从来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像这辆车一样,以一种独特的方式代表着一个人。

作为一款SUV,与劳斯莱斯过去的车型相比,新款的Culliann是一种截然不同的车型。这如何改变了你对定制的看法?

 

Rolls-Royce Cullinan车款。

 

就人们对劳斯莱斯的期望而言, Cullinan 确实走出了一个不同的方向。通过一些定制的要求,它让我们意识到我们得更加的平易近人。虽然Phantom的个性化较多注重在特殊的时刻或场合感,但Cullinan则让我们看到人们对于定制服务的装备要求,作为设计团队,我们真的很高兴它真正扩大了我们的服务范围。

 现在的奢侈品市场已经变成了快时尚,你是否觉得定制服务的精髓和本质已消失了呢?

在汽车行业的市场上,所谓的个性化与真正的定制服务之间,其实存在着微妙的差异,你可以不受任何约束的去设计,并根据你的个人品味进行调整。虽然在一定的程度上已经失去了(定制的精髓),但这也是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反映。

劳斯莱斯恰恰相反。我们自豪地支持这样一个事实。在古德伍德总部,也是抱着同样的理念,你会看到许多客制化的汽车正等待交付。我们绝对忠于这一理念,它是我们做任何事情的指南针。

你认为你的客户有年轻化的趋势吗?

Rolls-Royce Black Badge车款。

 

是的,我们看到像Black Badge这样的车型有着异常的吸引力。它是专为年轻客户而设的,这也可能是改变了客户平均年龄的最大因素。对于品牌来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进步,它为品牌打开了一个新的受众群。

 你最近在客户身上看到怎样的趋势?

 我认为数码媒体的出现带动了客户们的意识。传统的客户会在座位上绣上名字的首字母,或者在车外画上可爱的细节。

Phantom Gallery 能把主人的DNA印在24k金上。

 

而如今的客户会有一些新创意,比如我们去年展示的Phantom Gallery,首次将三维打印用到汽车上。未来,客户能得到一份数码配置文件,该文件将通过一系列算法,创建出一个独特的模式。

这个模式能捕捉客户的特征,然后体现在汽车设计上,真的很有趣。

如果你让定制自己的劳斯莱斯,会是怎样的?

我想要一些非常奢侈,绝对是量身定制的服务,可能是双座位敞篷汽车吧!

想为它漆上什么颜色?

我需要多一点时间想一想(笑),我喜欢各种颜色。选择颜色的难处在于它非常个人化,其实做这个选择并不难,但关键是要找到你想要反映的情绪或个性。

我总是发现这是最难做的决定之一,因为你会想让汽车维持统一的个性。回到你提到关于未来趋势的问题,我想我们应该开发出更多的过渡颜色!

 

作者:Shatricia Nair\ 

译写:杨嘉雯